目前分類:未分類文章 (1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隨著七月一日的到來,年金的改革開始明朗,軍公教退休者終於確實知道自己領的錢到底剩下多少?這中間有變數,像是18%優退、所得替代率限制下降,所以有些人真的會訝異領到的錢少很多,因而出現情緒、甚至精神問題。

門診中有不少病人是軍公教的退休人員,這一年多來其實不常聽到他們對改革的埋怨,除非我主動問起。像一位病人50多歲,中校退役3年,退休金可能從七萬減到五萬多,他說還可以過啦!只是睡眠變差,有時會有胸悶、心悸的狀況,感覺快樂不起來。

講到這裡,應該又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只領25、28K,那怎麼活?勞保領的更少,有一次問計程車司機,怨言一發不可收拾。這個社會的問題很多,包括嚴重的低薪化,社會福利網不夠完善,但是大家住在同一塊土地上,彼此應該有同理心,各自的問題也需要不同的解決方法,不要讓全部退休軍公教因為少數人的言語都成為被指責的對象。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華山草原分屍案震驚社會,案發現場的小木屋就搭在人來人往的草地上,而承租場地辦活動的是一個號稱藝術團體「野青眾」。結果「野青眾」被肉搜,遭踢爆曾入侵台鐵管制區開電音趴,可能舉辦裸體、毒品、性愛等活動。
 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兇惡至極的沒人性要被處理,國家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懼與憤怒。(示意圖非本人/pixabay) 兇惡至極的沒人性要被處理,國家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懼與憤怒。(示意圖非本人/pixabay)

2018年五、六月間,近半個月來,台灣發生多起分屍案,依各家新聞聳動標題稍做整理: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試著回答下列問題:您會

 

1.   要求0風險,不顧代價 堅持有毒物質零檢出,最好食物都有機無毒,再貴也沒關係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假借「愛」之名,卻讓你活在「罪惡感」裡?精神科醫師教你:如何勇敢說「不」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三年前有一次跟當時台大精神部總住院醫師的學弟聊天,他未來想當兒童精神專科的主治醫師,我心裡想說離開台大已經十來年,怕自己落伍了,就問他:「不知道親子教養目前有什麼新的理論呢?」。他的回答令我有些意外,因為跟當年我當住院醫師的時候一模一樣「Good Enough Mother」,意思是不要想當一個完美的母親,夠好就可以了! 聽到這個已經被奉為典範幾十年的答案,其實也不令人太意外,因為這幾年我也沒聽到甚麼新的理論,學弟沒有不認真,而我也沒有落伍。但是我接下來的問題就有點難招架了:「那什麼叫 “Good Enough” ,“夠好就可以”要怎麼定義?每一個社會、家庭,每個母親心中的那把尺都不一樣啊!」 學弟答不上來,因為老師以前就沒教,現在大概也不會教,要去定義甚麼是“夠好就可以”其實很難,往往大家都靠“心領神會”。專業人士有共同看病人的經驗,加上一些臨床討論會,慢慢地大家心中 “夠好就可以” 的標準會成形,但卻無法具體化,難以訴諸文字或語言。但是在這個社會,價值標準極度多元化,民眾要靠“心領神會”很困難,所以這篇文章希望可以透過例子來解釋,並用另一個很接近的觀念「適度的挫折 Optimal Frustration」來定義。

機場拉著行李狂奔3歲小老外的啟示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還記得小學的時候,班上有兩名同學老是被處罰,他們也不是真的壞小孩,就是不交功課,不聽風紀股長的話,排隊時不守規矩,要是叫他們去搬便當、抬水,他們反而很高興。成為精神科醫師之後自然明白他們應該是過動兒,那時要是有藥吃,好好治療,或許現在同學會還可以看到他們來參加。

這幾年來,持續有兒童心智科的醫師(專門處理小孩和青少年的精神科醫師),引用許多的調查結果表示,注意力缺損過動症候群(簡稱ADHD),也就是俗稱的過動症佔所有小孩的8%,應該要好好接受治療。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失眠是個訊號而不是疾病,提醒你該注意自己的身體和情緒 

 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阿基師說體力不足才會過勞死?講幹話前,精神科醫師6個字揪出「過勞死」真兇

http://www.storm.mg/lifestyle/384152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6年底大概是記憶中過得最艱辛的生日,為了完成在兩個月內寫完一本書的承諾,那天剛好是自己的生日,寫到半夜發現就快完成了。反正也沒有生日趴,乾脆一口氣把書寫完,就這樣到凌晨4點,給了自己一個超辛苦的生日禮物。

把電腦關了,也該睡了,卻突然想到要跟美國的大兒子講講話,很久沒聽到他的聲音。他一向很勤奮,課業跟感情上都不需要父母擔心,只是長期以來對我都很冷漠,嫌我既傲慢又囉嗦,跟他講話注定是一件不開心的事,可是當下就是想。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前一陣子好像美國突然流行拍高中的美式橄欖球電影,其中一部是「衝鋒陷陣」 Remember The Titans,劇情是黑人教練布恩來到一所純粹都是白人的高中擔任橄欖球教練,同一時間,一些黑人學生也由另一所學校被迫轉學到此。



那依然是一個黑白分明,白人高高在上的地區,黑人教練和白人副教練都要拋開各自心結合作,他們也要讓黑人和白人球員屏除歧視跟對抗,還要一起面對整個白人社區的歧視。最後他們贏得冠軍,也幫助消除了種族的歧視。
 
老實說,我幾乎從頭到尾都在掉眼淚,很丟臉,不過我承認,我是一個愛哭的精神科醫師。今天晚上又剛好看了另一部美式橄欖球的電影,是講青少年監獄中試辦一個計畫,讓原本應該唸高中的青少年犯人組隊跟外面的高中打球。
 
我沒哭,但是看到片中魔鬼的訓練,對運動的熱愛,心中感慨萬千,也不斷在思考:「台灣正積極地把電玩當成競技項目,除了討好年輕族群跟電玩產業,到底有甚麼意義?對年輕一代未來可能的影響?」。
 
台灣可能對美式橄欖球有了解的人不多,但是多少知道這個運動要壯、要快、要很好的體能,要經得起衝撞,更要團隊合作跟默契,需要不斷的練習。
 
電玩競技也需要團隊合作、默契,跟不斷的練習,可是輸的人得到甚麼?我不知道,就像參加韓國團體的練習生,犧牲學業日夜苦練,不成功要做甚麼我也不知道。美式橄欖球其實會要求在校成績,希望可以讀大學完再進職業隊,我們跟韓國呢?
 
我有一個小孩以前很大隻,接近一百公斤,去美國念高中時依規定被要求參加運動社團,必修。他先參加游泳隊,因為之前在台灣都有學過,沒多久就被派去比賽,結果他其實沒學開賽的跳水,一開始就直接平摔到水裡,全場爆笑。後來參加角力隊,反正美國高中規定要選一個運動社團,游泳不行換一項,但是他每次比賽都輸。我很好奇問他;「小孩,你這麼大隻應該會贏吧?」「爸!比賽是分級的,每個都跟我一樣大隻,而且都已經練了很多年,我都嘛輸得好慘。」
 
可是他個性慢慢變了,最近瘦了20公斤,寒假回國前先問我找健身房,說他現在一周習慣去2-3次。可是我們迷上電玩的呢?那些選手的未來呢?我們年輕人的運動習慣呢?
 
最近才在門診看到一個準備要出國參加比賽的電競選手,20出頭歲,跟我兒子差不多。問到他的未來則是一臉茫然,說他們的職業壽命也不長,說換人就不見了。政府說支持,可是不當選手了呢?也沒特殊專長,大學也不用功,好像甚麼都沒有。
 
至少有一點我可以確認,如果以後戰爭是遠方遙控的無人飛機、飛彈、船艦,我們中華民國的軍力應該很強。再把電玩崇高化、運動化,恐怕就是製造更多沉迷在網路世界、電玩,迷惘的一代了!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