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這幾年的一大議題叫做「繭居族」,指人獨處家中小小的空間,不上學、不上班、盡量不出門,自我封閉地生活。拒絕社交、拒絕參與社會,也不關心外界的發展或改變,甚至不跟家人交談互動。有時網際網路是唯一跟外界連繫的管道,以電腦、電視、書本、睡眠或個人嗜好為伴。

2010年日本的統計,繭居族有23.6萬人,而只會因為興趣而外出的準繭居族高達69.6萬人,這是驚人的數字。這個現象不只日本獨有,在南韓的繭居族被視為患有嚴重的網路成癮症,也被視為是南韓嚴重的公共健康問題。此外,美國、中國、西班牙等國家都有記錄案例,台灣當然也有繭居族。

舉例來說,我有個病人,她的2個女兒都已經30幾歲了,未婚、無業,每天吃便當、上網、電玩過日子,偶爾跟網友出去,已經好幾年了,屬於「準繭居族」。媽媽怎麼說都沒有用,她們總說「反正幾乎不花錢,也沒做壞事」,叫媽媽不要念,也不願看醫師求助。

日本對繭居族的看法比較傾向用心理因素跟社會文化去解釋,但是忽略掉2個很容易發展出繭居族的精神疾病–「亞斯伯格症候群」跟「社交焦慮症」。這篇文章想討論的是發生率遠較「亞斯伯格症候群」多很多的「社交焦慮症」。

真實案例1

19歲女性,快讀完大學一年級時,來心理諮商中心求助,她覺得心情越來越不好,感覺孤獨,都交不到朋友,她說:「一下課,同學就三三兩兩離開了,她不知道怎麼開口跟人家說話,同學也沒人理她。回到宿舍還是孤單一個人,因為室友都出去參加社團、聚會,很晚才回來。她在旁邊聽到她們分享今天發生什麼事,又羨慕、又難過,可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?」

真實案例2

22歲男性,快要大學畢業時,來診所看病,他發現自己無法在便利商店打工,因為客人一多,他會緊張失措,有空時也不知道如何跟同事聊天,既焦慮、憂鬱,也睡不好。他平常在學校跟同學相處還不錯,但是面對陌生人,一緊張,腦子就一片空白,想到畢業後去上班應該會更嚴重,所以來尋求幫助。

藥物治療幫助他恢復正常睡眠,憂鬱、焦慮也慢慢好起來,但是最核心的社交焦慮沒辦法只靠藥物,所以他接受心理治療。治療半年多,他畢業了,也順利找到工作,之後還是需要回到門診拿藥,但是再過了幾個月,他就順利結束治療。

「社交焦慮症」佔人口的8~18%,年紀越大越難恢復

門診很多這樣的年輕案例。根據研究,社交焦慮症佔人口的8~18%(「亞斯伯格症候群」每1千人大約有1.2~7.1人,差了約30倍),端看標準寬鬆與否。但是8%也是巨大的數字,以一個班級50人來說,就有4位,這些是真的跟陌生人講話會很緊張,上台會臉紅心悸、手抖冒汗;以18%來看,一個班級50人,就有9位,他們基本上都不喜歡社交活動,不會主動融入團體,害怕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,討厭開會討論,不喜歡銷售或管理型的工作。

在一般的國中、小學,透過老師協助、學校團體活動,除了上台會嚴重地緊張外,他們跟別的小孩沒有太大不同,就是害羞、被動了些。上了高中之後,同儕互動越來越多,朋友會一起聊天、出去玩,但是他們需要被邀約,甚至被某種程度的照顧才能融入群體。3年下來,他們的社交技巧、能力會出現嚴重的落後與缺損,因為沒朋友,跟老師關係不密切,反擊也軟弱無力,因此容易成為被霸凌的對象。

到了大學,尤其是處在鬧區、學生多、競爭較激烈的名校,這些「社交焦慮症」患者往往更沒信心、更退縮,幾乎沒有朋友可言。出了社會,他們的競爭力會有問題,會傾向選擇較少與人接觸的行業,像待在實驗室、工廠或技術人員;下班只喜歡做宅男、宅女,不喜歡社交、學習,甚至不愛去健身房運動,因為擔心被人注目,然後越來越宅,很多就是上網、打電玩。

「社交焦慮症」成為繭居族的機會並不大

因為他們會在乎自己的表現不要太差,所以盡量維持工作,但是除了工作外,社交生活極度匱乏,會越來越孤僻。因為缺乏適當與足夠的社交技巧,害怕被注視,他們往往是職場跟婚姻的弱勢,甚至交不到異性朋友,尤其是被期待要主動的男性。最值得注意的是,大部分「社交焦慮症」患者對這個疾病都沒有概念,許多人不曾接受任何治療,只是逃避和活在痛苦中。

萬一他們在職場上沒有競爭力,反覆失業,很容易罹患憂鬱症,就很有可能因為現實世界太焦慮、太恐怖,而成為整天活在網路虛擬世界的繭居族。有些人則是因為青少年時期被霸凌的經驗太慘痛,也會自我封閉,早早成為繭居族。當未來越來越多工作能自動化,失業率會大幅提高,除非他們有很強的專業技能,否則很可能會成為最容易被取代、淘汰的一群。

其實輕微症狀者可以透過一些學習得到幫忙,像是卡內基訓練課程;但是過多的鼓勵或刺激有時會適得其反,像是培養勇氣的活動,反而可能造成身心受創,因此更焦慮。有些課程較昂貴,卻沒有依個人狀況客製化、缺乏循序漸進,「CP值」不比一對一的心理諮商。

社交焦慮症是很容易被忽視的疾病,對患者的一生影響深遠,絕對不是只是害羞,或是靠自己努力就能克服。無論藥物或心理諮商(認知行為治療),專業協助目前已經很成熟,越早治療越好,不要拖喔!

「社交焦慮症」的診斷標準

A.面對被他人審視的社交情況,產生顯著害怕或焦慮。例如:社交互動(對話、會見陌生人),被觀看(吃、喝的時候),以及在他人面前表演(演講時)。

B.害怕自己的言行或呈現的焦慮會導致負性的評價(羞辱或尷尬;導致被拒絕或冒犯他人)。

C.社交情況幾乎總是能夠促發害怕或焦慮。

D.主動迴避社交情況,或是帶著強烈的害怕或焦慮去忍受。

E.這種害怕或焦慮,與社交情況和社會文化環境所造成的實際威脅不相稱。

F.這種害怕、焦慮或迴避,通常持續至少6個月。

G.這種害怕、焦慮或迴避,引起有臨床意義的痛苦,或導致社交、職業、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損害。

本文曾刊於 康健 名家觀點  https://www.commonhealth.com.tw/blog/blogTopic.action?nid=2980&fbclid=IwAR3v84ujYkL0NNBEVI8jE1IPfujrn0SoTNSNxTKRJhvUKi6p66Kj0gQLjY8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llyh 的頭像
wellyh

黃偉俐醫師的部落格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