兇惡至極的沒人性要被處理,國家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懼與憤怒。(示意圖非本人/pixabay) 兇惡至極的沒人性要被處理,國家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懼與憤怒。(示意圖非本人/pixabay)

2018年五、六月間,近半個月來,台灣發生多起分屍案,依各家新聞聳動標題稍做整理:

5月26日:桃園分屍案 - 老翁用殺雞專業肢解妻子
5月28日:板橋分屍案 - 28歲朱姓健身拳擊教練疑用開山刀狠殺女友分屍
6月18日:37歲陳姓射箭教練疑求歡不成女學員遭勒斃分屍棄陽明山

最近的兩件案子來看,兇手分別為28歲及37歲男性,要像行政院發言人所言,如此兇殘的行凶殺人及毀屍滅跡純屬零星個案,讓我們回顧台灣類似案件的犯罪史,大概跟連續中兩個大樂透一樣的機率吧?

 

時間上如此的接近,或許跟媒體報導有關,必須謹慎看待所謂的模仿效應,但是任何國家的媒體也無法不報導如此重大的社會新聞。很多人不禁會問台灣社會病了嗎?還是「歹年冬,厚肖郎」?殺人也就算了,還冷血把屍體切成數塊,的人有人性嗎?

 

讓我們回顧一下最近還在審理的內湖小女童被斬首的命案,父親跟許多民眾一樣都覺得應該判兇手死刑,即使精神鑑定結果似乎清楚指出兇手有嚴重精神疾患,因為過程實在太殘忍。

 

讓我們先撇開兇手是否有精神疾患、人格違常不論,要不要判死刑之前,有幾個很基本的問題是必須要釐清的:

 

  1. 殘忍是否該作為判死刑之依據? - 這基本上就是所謂的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,當我們家庭、社會的一分子被殺了,越是死於非命,越是可憐,兇手越該死。問題是終身癱瘓,連累家人長期受苦,不是更殘忍嗎?是我們情緒的憤怒程度決定死刑與否嗎?

 

  1. 死刑對於社會的意義在哪裡? - 像是幾個東南亞國家,運毒常常就是死刑,這些毒販不一定會殺人啊?相對於中南美洲的毒販,兇殘的不知道殺死過多少人,連法官、官員都可以被炸死,身體甚至變成碎塊,可是也不被判死啊!但是如果對毒販寬容以待,費了死,社會將有多少人受害?東南亞會不會治安敗壞到變成墨西哥、哥倫比亞?

 

  1. 贊成廢死者認為可能有人冤枉致死,所以死刑變成無法挽回的錯誤? - 可是這幾個案子,有人認為有任何冤案的可能嗎?假如人證物證確鑿,無一絲一毫可疑之處,這些主張廢死者在講些甚麼啊?要是有人用槍指著警察,警察是否要確定那是真槍、假槍、槍裡有沒子彈才可開槍擊斃人啊?

 

  1. 學者官員強調廢死兩大公約,法官覺得判人死刑很殘忍,是豬頭一堆嗎? 照說精神科醫師的形象應該要溫文儒雅,我還有文章因為罵人太狠被拒登,可是正義的重要超過形象。很多國家,不要說中國、印度這兩個十幾億人口,但被認為不夠文明的國家,連日本、美國都依然有死刑,有死刑的國家人口數恐怕世界的一半一上吧?不要講公約了,何時我們被國際尊重過,守甚麼公約?法官要是覺得判死刑殘忍,該判不判,叫做不履行、或廢弛職務,懲戒吧!下台吧!軍人打死敵人不殘忍嗎?美軍刑求恐怖分子不殘忍嗎?

 

 

今年印度總理莫廸召開的緊急內閣會議,通過法令,讓法庭可判處強姦12歲以下女童的罪犯死刑。新法令的立法程序,包括總統和國會正式審批,但期間法院已可以引用新法例判案。其實這就是對於沒人性的人該有的懲罰不是嗎?

 

這些殺人分屍者,事先想的是性侵、事後想的是滅跡,人生過往一堆欺騙的事證歷歷。對人的殺害,給過甚麼機會?甚至冷血的毀損屍體,想逃過制裁,人性何在?這些往往都是反社會人格者,從精神醫學的角度,他們往往沒有治療的空間(從極高的再犯率就知道),甚至連想改變的動機都沒有,裝可憐騙騙法官,給法官一個交代,還是私下行賄呢?

 

柯文哲市長、司法部長失職、行政院長、總統也失職,那些坐領高薪,不忍判死,千方百計、想方設法幫罪證明確罪犯逃死的法官更是失職,監察院“豬”公視而不見,也是無能。大人們大可告我毀謗,但是我必須說出,而且根據邏輯的分析、法律的立基,清楚的說出,在槍擊、分屍、重大刑案層出不窮的今天,好的人性要被彰顯,兇惡至極的沒人性要被處理,讓人民免於恐懼與憤怒。

原文刊於風傳媒  http://www.storm.mg/lifestyle/453489

文章標籤

well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